G20之际 全球经济处在十字路口

2020-08-14 评论 516

G20之际 全球经济处在十字路口
世界经济处于十字路口,从11月份以来的美联储高官讲话来看,美联储已经注意到外围经济的放缓。

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了,一方面国内担心经济过热,一方面又要担忧外围放缓的负面效应太大。这个平衡度不好拿捏。

我们往往有两难选择的时候,在这种时候,就需要另一个因素来打破这个纠缠的境地。对美联储来说,打破的是川普(特朗普)政府。

10月份美股大跌以来,川普开始变本加厉地向美联储施压。甚至最近华尔街日报报道,川普对财长努钦不满,原因是他推荐了鲍威尔,而鲍威尔现在不听话了。

川普这幺做的原因不难理解,2020大选年很快就要到了,在位总统一般从明年开始就要着手总统保卫战了。GDP和就业是总统保卫战的两大利器,万万不可被美联储破坏了(也不能被高价石油的成本冲击破坏,所以川普怼石油)。

对美联储来说,最痛苦的一件事莫过于要在大选之年,或者前一年面临加息的需要,这会让它面临的政治压力变得无比大,它加,会面临总统的指责,它不加,会面临其他竞选人的指责。

美联储是一个技术机构,同时也是一个政治机构,尽管说独立于白宫,但独立性有时会奇妙的消失。所以,美国的经济也会有政治周期,一般情况下,美联储愿意配合白宫。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1979年卡特总统挑了沃尔克,后者无视总统的要求,猛踩刹车,让大选之年的1980年二季度经济出现意外的崩溃,这基本宣告了卡特政治生涯的结束。

但鲍威尔并不像沃尔克那时面临的环境,沃尔克当时处在两位数的通胀环境中,沃尔克可以名正言顺地做这件事,而鲍威尔这里,通胀并没有起来,经济不利因素客观存在,他可选的选项很多。

在这种背景下,他执意加息,不免有怼死川普的嫌疑,这样不配合的人,在华盛顿的政治环境中是不受欢迎的。

3、全球经济长舒一口气?

美联储放鸽子,可能很多人认为,对许多国家而言,应该暂时是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从2008年到2015年,美国带领全球进入一轮大漫灌。

比如中国,基础货币从2008年以来涨势可谓凶猛。

美国的利率处于0的水平长达7年之久,美国利用这个低利率期进行了去杠杆,但更多的新兴国家是加了杠杆,比如中国。

从2015年起,美国开始加息,利率从0加到2%,量变到质变,对于高杠杆的国家而言,呼吸逐渐变得困难。

在今年已经看到此起彼伏的新兴市场货币崩盘和股市崩盘。包括比特币、香港楼以及美股,这三大过去最坚挺的资产,今年比特币已经跌去80%,香港楼和美股都出现松动。

在现在这个利率水平上,已经许多杠杆承受不了了。如果利率再大幅往上走,这意味着更多的杠杆会爆掉,十年一个轮回,危机可能就发生了。

如果回溯历史,一个规律是,每一轮美国加息周期的尽头都是一次危机。这一次会是哪里出现危机?这个问题恐怕没有人能回答。

美联储现在放出鸽子,并不代表它就不加息了,它只是可能不加四次了,它还加三次,或者两次,对许多国家而言,仍然是相当难受的。

所以,这次放鸽子只是市场情绪上的一次喘息,并非实际经济压力的一次喘息。

尤其要指出的一点是,上面提到美联储放出鸽子的可能原因,部分是经济因素,部分是政治因素。我们无从知道美联储的这次决策过程中,究竟是经济因素居多,还是政治因素居多。

如果是经济因素居多,那它虽然给了市场情绪一次喘息的机会,但它在坐实经济下行的压力,这意味着市场情绪喘息之后,迎来的是基本面的恶化。

这是当前看不清的,即使是美联储,现在也看不清未来的经济趋势,美联储官员最近坦诚它越来越依赖经济数据的反馈。

所以,虽然喘息,谨慎前行。

4、结语:万众瞩目的G20

对赢得喘息之机的中国投资者而言,当前一个更重要的窗口是G20会议上中美谈判的结果。相比往年,2018年的四中全会推后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会在G20之后。毫无疑问,中国高层也需要这个谈判结果来决定国内的政策走向。

双方都有谈好的愿望,于中国,国内经济压力显现,于美国,2020年大选的准备明年就开始了。但双方都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可以看到,在G20会议前夕,美国多次舞出鹰爪子,比如暗示将把税率提升到25%,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欧洲与英国离婚谈判谈了两年多,还在拉锯战中,由此可见,两个长期以来合作的经济体分离是一件多幺不容易的事情,供应链与市场的打乱必然会导致混乱。这次G20会议的主角只有两个,那就是中国与美国的谈判,说全球经济命悬于此一谈判并不为过。

这点,是美联储也不能忽视的风险,在这个时候放出鸽子,也是件可以捉摸的事。

G20会议的谈判结果,就市场表现来看,似乎市场也没有做猜测,没赌谈崩,也没赌谈好。

那你会赌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