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为安理会敲丧钟

2020-08-14 评论 431

一九四四年成立的联合国,曾被理想主义者誉为二十世纪人类的救星,如今已变成会而不议、议而不决的演讲比赛场所。任何争议,到纽约东河岸边那座卅八层大楼附属的联大会议厅裏,总是一拖再拖,无法解决。

经过六十几年后,各国心知肚明,联合国尤其是所属的安全理事会,早已无法反映今日世界的现实局势。当年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五强,除中、美、俄三国外,英、法的国力已经衰退。另一方面,比它们强大的新兴国家,却须竞选剩余十席的非常任理事国席次;选上后不能连任,以便别的国家也有机会参与。

联合国宪章授予安理会对特定国家实施国际制裁,採取维安行动,甚至出兵平乱的大权。但整体而言,世人都感觉安理会乃至联合国本身,正逐渐与现实脱节,需要由一个能反映世界现况的新组织取代。

十一年前开始的G-20恰好填补了这个空隙。G-20其实只有十九个国家,第二十名成员是欧盟。因缘际会,一九九○年代后期,亚洲金融困难引起的经济问题,促使G-20不得不挺身而出,帮助平息。二○○七年由华尔街开始的真正金融风暴,因联合国安理会和经社理事会束手无策,儘管G-20不情不愿,也不得不出面收拾这个烂摊子。

为何必需由G-20挑起重担呢?第一,因为它们代表了今日世界所有的重要国家。第二,因为大家都没有否决权,不致重蹈安理会的覆辙。第三,因为今日难题都在经济方面,而G-20恰好有现成专责应付经济问题的机构。所以胡锦涛带了三百人的代表团赴会。

G-20的成员包括:阿根廷、澳洲、巴西、加拿大、中国、法国、德国、印度、印尼、义大利、日本、墨西哥、南韩、俄国、沙乌地、南非、土耳其、英国、美国、和欧盟。前、昨两天在加拿大安太略省多伦多举行高峰会。已经被人淡忘的G-8也挤进来,趁机开个高峰会,希望世人别忘记它而已。

所谓高峰会者,只是做给各国人民看的把戏,表示他们的国王或主席也好,总理或首相也好,时刻关怀人民福祉。实际上埋头工作的,是各国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总裁。去年十月,这十九国财长和央行总裁,外加国际金融机构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等,已经在华盛顿开过一次会议,在「加强巩固、可延续、及平衡成长的架构」的标题下、激烈辩论左列几项议题:

◎如何修补此次金融风暴造成的损害,改造世界金融体系;

◎今后应如何加强管制国际金融市场,避免类如两年前的大恐慌再度出现;

◎如何保护一般平民,不因金融业者或银行体系的错误,遭受无名损失。

国际金融複杂万分,不是开一两天会议商讨就能解决的。本月四、五两天,各国财长与央行总裁为準备这次峰会,在南韩釜山又开会。四个月后即今年十月廿二到廿三日,他们还将在南韩庆州继续讨论。然后把结论提交十一月由南韩政府在首尔召集的G-20高峰会,继续讨论,希望做出大家都能接受的决定。

六月十一日,即此次高峰会前两周,各国财长与央行总裁已经先在多伦多开过会,讨论如何促使国际经济加速复甦。各种文件已经备妥,等峰会开完就可签字公布。会议也通过设立两个工作组,分别主管前述成长架构、和改造IMF事宜。

预备会并决议设立四个专家组,分别研讨财政安全网、财政範围界说、如何应付气候变化所需经费、和不肯合作单位的问题。

这幺引人注目的会议,各国少不得趁机自我吹嘘一番,地主国加拿大做得有些过份。加国财政部长Jim Flaherty月初特别为此到纽约举行记者会,发表谈话说:世界各国经济复甦的过程,以加拿大最快也最成功,可说是「世界经济复甦的前驱」。在此同时,加政府派移民部长Jason Kenney到伦敦,资源部长Christian Paradis到北京,同时举行招待会,谈话内容相同。

世人都在拭目以待,安理会扛不起的重担,G-20能否取而代之。

〈本文仅供参考,不代表本会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