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生动物身上,很多时候,爱是要保持距离

2020-06-27 评论 792

在野生动物身上,很多时候,爱是要保持距离

这是一本述说我在非洲的故事,但所涉及的内容并不限于非洲。

这是一本关于爱动物的书,但爱的也不止于单一物种的动物,而是爱树木、爱海洋,爱自然,爱惜我们所在的地球。

所以这是一本有很多很多爱的书。

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世间阐述得够多了。但那对动物的爱呢?很多人叫自己的宠物做宝贝,算是界乎亲情和友情吧。那对于在城市中看似不会有互动、甚至远在地球另一端的野生动物呢?

我喜欢在旅行的过程中,从当地人的生活去了解世界,学习同理心;在看见令人讚叹的大自然时,挑战自己,也让自己变得更谦虚。数年前我去了中南美洲的动物保育中心做志工(详情可参考《辞职旅行的意义》一书),后来我又去了南非的保育机构採访,了解盗猎犀牛的情况。当时我和护林员躲在灌木后,遥望着三只犀牛像石头般在睡觉,偶尔晃动小耳朵,宁静又辽阔的天地下,是多幺美、多幺让人感动呀,这画面一直深印在我脑海里。虽然早知道犀牛濒危,但我却第一次了解,犀牛保育根本是一场战争,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战争。

我觉得很悲哀,如果只因人类的贪婪而让这美丽的动物灭绝,我们有资格自诩万物之灵吗?

「唯有了解才会关心,唯有关心才会行动,唯有行动,生命才有希望。」——珍古德女士(Jane Goodall)

习惯了在都市的生活,让我们忘记了和动物的联繫(除了猫狗等宠物外),其实野生动物与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想像中的事不关已。

像香港是全球非法象牙转运贸易点(香港政府只建议在二○二一年前全面禁止象牙贸易),每到上环、西环一带,大家可以看到壮观得心寒的晒鱼翅画面;台湾鱼翅食用人数也是全球第三,有研究估计台湾一年就吃下六百万尾鲨鱼;在中南美洲的厄瓜多,一艘中国渔船被搜获三百吨的濒危鲨鱼而引起当地人的抗议。

中国对野生动物入药、野味的需求更吓人:

光在南非每天有三只犀牛因对犀牛角的需求而被盗猎致死,全非洲每年约有三万五千只大象被盗猎、最近一次充公的穿山甲鳞片达十一吨,估计盗猎量达两万只,莫三比克、马达加斯加等国家,也因非法砍伐木材外销到中国而面临生态灾难。甚至因为对中药材阿胶的需求,非洲的驴子数量也大幅减少,贫困农民赖以为生的驴子也被偷走杀害。

每次看到这种新闻,我都打从心底痛心。不管我们身处在哪里,野生动物其实并没有距离那幺遥远;正因为远东大国崛起,地球另一面看似没有关係的地区,有数不清的动物正面临灭绝的危机或不必要的杀害、不人道的对待;我们都可能是帮兇。

当我身在非洲的动物保育机构时,最常被人问到的问题是:妳有服用过犀牛角、吃过穿山甲吗?妳在香港到处都会看到象牙吗?

只要长得是亚洲人模样,外国人可没有在分你是来自什幺地区。反正亚洲人就是会吃些莫名奇妙的东西,无法独善其身。

但这重要吗?重要的是我们正在破坏整个地球的平衡。

城市和乡村的发展,迫使更多动物被牺牲,我住在香港也不例外。常有人说要发展,就必须牺牲自然。已发展的地区觉得「发展」是无可避免,正在发展中的地区也认为「发展」是刻不容缓。每个人都觉得有无可奈何牺牲自然和野生动物的理由;人类这种自比高高在上的生物,就不能想出更好的共存办法?

我喜欢动物,但除了日常看看脸书,在可爱呆萌的树懒、熊猫短片上,获得疗癒而按讚之外,我们和动物朋友们的交集不止于此。

在美国就有研究发现,当地的蝙蝠可以吃害虫,如同为本土农业提供了价值高达一亿美金的农药!

用现实势力一点的角度来看,自然,其实一直默默地为我们提供免费的服务。

种种原因之下, 我决定要亲身去非洲走一趟;论贫穷而急需发展,论最多代表性的野生动物,非非洲莫属了。我想亲眼去了解野生动物朋友们,也希望更多人能了解牠们。为什幺形形色色的野生动物节目都是外国人在宣扬爱护动物,难道我们不能用更直接的层面和语言,去述说牠们的故事吗?

我不捨得林林总总的动物就此消失,为什幺前人会让多多鸟(Dodo, Raphus cucullatus)绝种?二十年后,我们要问的物种将会更多。在此之前,我希望至少透过这本书,容我当大家的眼睛去看非洲,同时也回过头来关注自己所在地的环境及野生动物。

正如我一开始所说,野生动物的爱比起宠物更複杂。爱动物并不是把牠抱起来亲亲、说咕叽咕叽的婴儿话就叫爱动物。当我们谈野生动物时有两个层面,一个是保育(Conservation),一个是动物福利(Welfare),两者看似对立,更是互补的关係。

很多人会误以为对待动物只需要有吃有喝、有地方住就很不错了,谁不知道大部分野生动物比人类更有「骨气」,牠们需要大範围的活动空间,天然的食物,需要去捕猎、和同类互动。这也就是所谓的动物生存福利。

在人人爱打卡的年代,有搁浅的海豚被捉上海滩和人合照而失救而死;

日本很夯的猫头鹰咖啡店,使白天应该睡觉、平常爱孤独的鸟儿大受压力而死亡;

中东和美国的富豪付出巨额购买猎豹做宠物,让非洲猎豹的基因相异性大减。

这都不是爱;在野生动物身上,有时候爱是要保持距离。

Instagram 就在二○一七年底,加入「野生动物剥削(Wildlife Exploitation)」的警告,不让用户加上和野生动物自拍或销售的hashtag。由此可见,即便某些行为受到现存法律的允许,参与的人虽没犯法,有时却并非正确的选择。

我在非洲做志工期间,学习和见识到的,都远远超过我出发前的想像;住在简陋的环境,静听狮吼和各种动物的反应,每晚举目可见的银河、多变的日出日落,我从大自然中真切感受到生命的美好。

虽然偶尔会面对他人的调侃、怀疑、不信任、或是不好听的话;我不想使用到歧视这幺严重的字眼,应该说是刻板印象(stereotype)好了。我要比欧美义工更努力工作、更懂野生动物的知识、更耐心等候,才能换到个别保育人员的信任。起初我很无奈和不开心,反问自己为什幺要花汗水、花钱、花时间来难受呢?但我知道,正是因为非洲野生动物的情况受亚洲人需求大大影响,我更应该做一点什幺,虽然只是微小的一丁点。

特别感谢这次旅程中的动物保育机构,分别是N/a’ankusê Wildlife Sanctuary、Transfrontier Africa – Balule Conservation Project、Lilongwe Wildlife Trust,我遇上的每位保育人员都无私地为动物、为自然付出,也教导了我一生受用的知识。

大熊猫能够受到全世界的关注,甚至从全球濒危物种名单的「濒危」下调为「易危」。如果一边为投注大量资源的大熊猫保育成功骄傲,一边却使其他国家的动物灭绝,不是很讽刺吗?

国际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贸易调查委员会(TRAFFIC)刚在二○一八年公布调查,根据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IES,简称华盛顿公约)所列举物种,二○一六年,从非洲四十一个国家出口了超过一百万只相关活体动植物、逾一百万只相关动物皮毛及两千吨的肉到亚洲;其中野生动物肉类更以中国、香港及越南为主;日本进口最多两栖类和蛛形纲动物;韩国进口最多鳗鱼、新加坡则最多鸟类。虽然说这都是合法贸易,但法律没限制,却也能导致动物濒临绝种及生态灾难。有需求就有杀害,合法与非法,正一起联手把大量物种推向濒危的悬崖。

如果去责难非洲人贪财、国家腐败,才任由自己的动物被买走,这种语调和毒枭推搪瘾君子活该是一样的无赖、冷酷。

我不希望非洲人看到亚洲人就讨厌,更不希望日后的历史记载,某些动物的绝种是因为华人。中国刚通过全面实施象牙禁贸,开始慢慢向前走了一步。

爱动物,不只是因为牠们濒危、不只是因为没有了牠们会影响生态、不只是因为会影响经济效益,而是我们身为自认为地球主宰者的人类,有能力选择去爱、去做更好的人、去保护动物。

维护自然是每一个人的事,地球就是我们的家,别让我们的未来只剩下动物园和熊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