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对ADHD患者而言,人生好像是从

2020-06-10 评论 329

情绪及各种情绪相关的苦苦挣扎,对所有人的日常生活,无论是青少年或成年人,都扮演着核心重要的角色。情绪主导了我们去注意或者忽略什幺,一心一意在什幺事情上,又小心刻意的迴避什幺。当有情绪冲突时,会让我们明知该做的却做不到,或反覆地去做明知不该做的事。无论我们是否清楚地察觉或是否有意识到,情绪以强力或微妙、不同的方式推拉着我们。我们有时可以控制情绪,如转移不舒服的情绪,选择是否以语言或表情表达我们的情绪,甚至跟自己对话,无论别人看不看得出来,自己是否注意到,我们想办法缓和或升高情绪。我们管理情绪,也受制于情绪。

身为一位临床心理师,我看到情绪如何影响注意力缺陷过动症患者的日常生活,不但影响了他们的其他认知功能,更是一种长期的障碍,使他们无法驾驭情绪。过动症患者长期的苦于无法持续某种情绪状态,使其成为动力,完成重要的工作。

和所有人一样,过动症患者也会有挫折、害怕、悲伤、自满、羞愧、兴奋的时候;但不一样的是,患者长期地在管理面对情绪时会有困扰,尤其是面对冲突的情绪和情境时。而且,就如同前面提到的,高智商并不会让一个人免于情绪的困扰,也不会让一个人免于注意力缺陷过动症。

这本书强调情绪和大脑的关係。一般人总觉得情绪来自于「心」,跟「大脑」无关,「心」只是一个比喻,形容情绪是来自一个人深层的内在。其实,情绪来自于大脑。

就好像将工作排序、筛选焦点、存取工作记忆有难度一样,ADHD患者处理情绪时有这方面的困难。例如,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因为看到一张照片,就完全的投入与照片相关的事,忘了要整理房间;当在网路上搜寻资讯、找资料时,被一个不相关的网页吸引,一头栽进去,完全忘了原来要做什幺。他们可能放弃一件觉得无聊的工作,完全没想到为了接下来真正想要做的、必须先完成的事,然后因此付上惨痛代价。

也就是说,许多ADHD患者很容易被挫折、热情、生气、喜欢、担忧、沮丧等情绪淹没,虽然同时还有其他的情绪也很重要。他们可能因为一时的怒气,重重的伤了深爱的家人或朋友,但其实他们并不想伤害家人或朋友。ADHD患者说,一时的冲动情绪常佔据了他们整个脑袋,就好像病毒入侵电脑、佔据硬碟一样,同时其他重要的思虑和感觉都不见了。

注意偏误

许多过动症的患者表示有注意偏误(attentional bias)的困扰。他们对先前很在意的情绪会特别注意或反应很快,然后可能会忽略其他相关的讯息或不同的观点。有些人会特别在意让其担忧的警讯;有的对可能的挫折和失望特别敏感。他们因此容易长期的陷入某些情绪而无法自拔,或很难转移变换不同的因应方式。例如,因为一个同事对其建议只是有点不太肯定,患者马上认为那个同事就是顽固地不赞成他,然后马上开始辩解,没有办法听完对方真正的回应是什幺。这样的注意偏误会加强负面沮丧、焦虑或争执,直至对原来想要努力的目标失去了兴趣。

情绪在大脑中未被认知的角色

目前在注意力过动症的诊断标準中完全没有提到情绪的面向,但是ADHD患者以及他们身边真正了解他们的人都知道,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常面临情绪的困扰,无论是感到有兴趣、安慰、欲望,还是焦虑、挫折、担忧、失望、受伤、兴奋、生气、自满、悲伤、羞辱……有时混合出现,有时交替出现。有时,他们不知如何表达情绪;有时,他们不太清楚正在经历什幺情绪;有些情绪会在社会互动中引导其人际关係的某些行为,有些是为达到长远目标所必须经历的。

近期,已有研究人员针对ADHD的诊断标準中,没有情绪这一个面向的考量,提出质疑。例如,一个欧洲的研究团队,针对一千个以上儿童的研究发现,将近75%以上的ADHD患童比起同年龄的非患童,就下面的情绪问题,显着地较严重且出现频率较高:低耐挫、易怒、发脾气、悲伤、情绪起伏大。

许多过动症患者的情绪困扰持续到成年。一个纵贯、长期性的研究(longitude study),针对百位过动儿和对照组非过动儿童比较,从青春期一直到成年,结果显示过动患者比起对照非过动组,在下列情绪方面显着地较严重且发生频率较高:低耐挫、易怒、脾气坏、悲伤、情绪起伏大。另外有研究显示,这种负面情绪方面的失调,不只在成年患者身上显现,甚至其身边手足也发生的机率较高。

但是,最近有关ADHD情绪方面的研究,几乎都是针对混合型的患者,而没有针对无过动症状的患者(译注:也就是ADD注意力缺陷患者)。而且,这些研究主要针对负面的情绪,如易怒、愤怒等;较忽略对正向动机很重要的情绪,如兴趣、热情、欲望、得意、愉悦等。除此之外,会带来行为的情绪如焦虑、挫折、压力、无助等,也值得更多的研究。

此领域的重量级权威专家──巴克立博士(译注:《过动儿父母完全指导手册》一书的作者,远流出版,何善欣译),在其发表的一篇深入而全面的报告中写道:情绪自我调节缺损应该被列入注意力缺陷过动症诊断标準核心症状之一,虽然仅混合型的患者才有此一症状(译注:混合型患者为注意力缺陷、过动及冲动三种症状皆明显表现)。巴克立博士尤其强调负面、破坏性的情绪:

动机和启动的困难

到目前为止,研究人员和临床工作者放了太多的重心在为什幺此症的患者无法在需要的时候踩煞车,控制其情绪表现;相反地,太少去注意为何患者长期的有启动开始一项工作的困难,启动之后又很难维持其动机去完成该项工作。

有一个重要的线索去了解患者为何有启动困难的问题,是去了解注意力缺陷过动症,从儿童到青少年到成年人,最让人不解之处:症状的不一致性,ADHD患者的症状会随情境的不同,或所从事的事情不同,或动机的不同,有很大的差异;就算仍然没有组织条理、不容易启动或不容易持续地专注,总有一两件事,你观察他们在做的时候,你一定会觉得他们是没有问题的。

通常,一个过动症的患者,无论年纪大小,都会有一、两样其个人强烈有兴趣的活动,可能是一项运动、电脑游戏、画画、修车、弹奏乐器或使用脸书。除了那一、两项嗜好兴趣之外,他们普遍地很难持续专注在一件事情上,除非当下有立即想要的回馈。如果你问患者,为何他做那件事可以那幺专注,为什幺这件事却不能,通常会得到以下的答覆:

因为上述的现象,患者可以在其有兴趣的事情上很专注,但对其他大部分的事情无法专心,他们常被误会为缺乏意志力。就这样注意力缺陷过动症变成了意志力的问题,但其实不是。有一位患者以勃起障碍(erectile dysfunction of the mind)来比喻自己心智这方面的困扰:

相关书摘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你所感受到的,只是所有情绪中的冰山一角

书籍介绍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情绪与注意力缺陷过动症,青少年和成年人真实的故事》,远流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汤马士.布朗
译者:何善欣

汤马士.布朗博士(Dr. Thomas Brown),国际知名ADHD权威,强调情绪在複杂的注意力缺陷过动症(ADHD)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不只是负面的情绪,布朗说,ADHD患者有时在处理正面情绪时,如某些兴趣和活动,也会有困扰;就好像无法因当下情境的需要或责任,顺利的换挡。

布朗提供一个了解ADHD的新视角,说明了为何许多相当聪明的患者会被卡住,痛苦挣扎地想去做重要且该做的事。他也说明了为何患者在某些事情上,可以如雷射般精準的聚焦,但在有些事情上却完全无法专注。最重要的,布朗提供了方法,帮助患者走向更有效和值得的人生。

《ADHD不被卡住的人生》:对ADHD患者而言,人生好像是从